《传承之道:深圳博物馆藏史部古籍善本(上)》是深圳博物馆编写的继经

简介: 《传承之道:深圳博物馆藏史部古籍善本(上)》是深圳博物馆编写的继经部类善本之后的史部类善本图录(上册),大体涵盖正史类、编年类和纪事本末类史书的古籍善本。

《传承之道:深圳博物馆藏史部古籍善本(上)》是深圳博物馆编写的继经部类善本之后的史部类善本图录(上册),大体涵盖正史类、编年类和纪事本末类史书的古籍善本。

其中有官刻本又称内府本,即历代封建王朝在宫廷中设立的刻书机构所刻印的书籍。

精刻本,即在底本、校勘、纸张、刻印等某一方面有名的刻本。

序本书是继经部古籍善本图录之后,深圳博物馆编写的第二本古籍善本图录,大体涵盖馆藏纪传类、编年类和纪事本末类的史部古籍。

史部古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载体之一,记载的是中国历史的延续过程,历史的延续主要体现在文字记载、口述传说和实物遗存。

由于口述和实物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和偶然性,虽然是不可或缺的证据和参考,但往往要等待寻找和发现。

所以,历史的系统性和完整性主要体现在文献的记载中。

深圳博物馆一直致力于收集、保护、推广古籍, 对馆藏古籍进行了细致整理和有序编目,本图录也是深圳博物馆古籍整理工作的阶段性成果展示。

图录甄选了六十八件史部古籍,其中元刻本《资治通鉴》、明洪武三年内府刻本《元史》、清乾隆四年武英殿本《钦定二十四史》、清《竹书纪年辨证》稿本(上海涵芬楼原存善本)、明成化九年内府刻本《资治通鉴纲目》等均为元代佳椠、明清善本。

古籍善本是珍贵文物,不能随意翻阅,但通过古籍图录,则可以让人们认识它、了解它,为进一步去阅读和研究创造条件。

《隋书 经籍志》确立了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的正统地位,纪传、编年、纪事本末是我国古代史书的三种主要体例。

西汉司马迁编写的《史记》,是纪传体史书的首创者,包括本纪、表、书、世家、列传。

东汉班固撰《汉书》,则改为本纪、志、表、列传。

此后,本纪、列传成为这类史书的固定格式,称为纪传体。

官修正史,聚集了优秀的历史学家,占有了充分的历史资料,由国家授权史官编写,所以是最有权威性的历史文献。

编年类史书按照年代顺序编写,它要求对每年每月甚至每日发生的都有详细而准确的记载。

由于中国地域广阔,在交通不便、消息闭塞的古代,按年、月、日编写史书非常不易,但它可以清晰地显示历史发展的进程。

春秋战国时期已出现体例较为完备的编年体史书《春秋》《左传》(二书纳入经部),西晋出土的《竹书纪年》亦属其类。

纪传体对人物、事物 (制度、文化等方面) 分别记述,可以了解人物的生平和事物 (制度、文化) 的门类。

而编年体按年代顺序记述历史,可以了解各个时间段的。

纪事本末体是在纪传体和编年体的基础上编写的,其基本特征是以事为纲,按类聚事,并因事标目,能完整叙述一个的发生、经过直到结束的全部过程。

但相对来说,纪事本末体史书的内容比较单一,缺少与周围环境、人物、事物的内在联系。

总之,三种史书体例,各有其不同的特点。

此后,纪事本末体为历代史家相沿采用,成为史书的又一重要体例。

后 记中华文明是世界文明史中唯一不曾中断的文明,最重要的依据正是中国的史书古籍。

古籍如何在今天的社会生活中发挥应有的作用,是值得思考的。

习总书记提出“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”,为我们指出了一条明路。

虽然本图录展示的是古籍善本中的沧海一粟,但却呈现出祖国传统文化的丰富多彩。

明年我们将展出馆藏史部的别史、杂史、地理、政书、金石等类古籍善本,敬请期待。


以上是文章"

《传承之道:深圳博物馆藏史部古籍善本(上)》是深圳博物馆编写的继经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琅琊台娱乐网的其它文章